• John
  • Felde
  • University of Maryland
  • USA

Latest Posts

  • USLHC
  • USLHC
  • USA

  • James
  • Doherty
  • Open University
  • United Kingdom

Latest Posts

  • Andrea
  • Signori
  • Nikhef
  • Netherlands

Latest Posts

  • CERN
  • Geneva
  • Switzerland

Latest Posts

  • Aidan
  • Randle-Conde
  • Université Libre de Bruxelles
  • Belgium

Latest Posts

  • TRIUMF
  • Vancouver, BC
  • Canada

Latest Posts

  • Laura
  • Gladstone
  • MIT
  • USA

Latest Posts

  • Steven
  • Goldfarb
  • University of Michigan

Latest Posts

  • Fermilab
  • Batavia, IL
  • USA

Latest Posts

  • Seth
  • Zenz
  • Imperial College London
  • UK

Latest Posts

  • Nhan
  • Tran
  • Fermilab
  • USA

Latest Posts

  • Alex
  • Millar
  • University of Melbourne
  • Australia

Latest Posts

  • Ken
  • Bloom
  • USLHC
  • USA

Latest Posts

Cao Jun | Institute of High Energy Physics | P.R. China

View Blog | Read Bio

Nu2010第一个报告提到张文裕

今天凌晨,我到达希腊雅典,参加《中微子2010》会议。这是中微子物理最重要的国际会议。对中微子物理而言,也许比《轻子光子会议》和《国际高能物理大会》更加重要,在同行中影响力更大,因为500多名参加者都是同行。碰到不少熟人。

会议的第一个报告,是麻省理工学院的Lee Grodzins教授做的The Tabletop Measurement of the Helicity of the Neutrino,纪念52年前测量中微子螺旋度的Goldhaber-Grodzins-Sunyar Experiment。Goldhaber还活着,今年99岁了。令我意外和奇怪的是他在报告中多处提到张文裕教授。张文裕是高能所的第一任所长,主要成就是发现muon原子,宇宙线物理,以及云室技术。似乎与中微子关系不大,从报告中我也没看出有多大关系,不太清楚为什么Grodzins教授提到他。刚才上网搜了一下,在我们所的网站上找到了张先生1992年去世时Grodzins教授写的纪念文章,http://www.ihep.ac.cn/zhuanti/zwy100/091231f.htm,不禁被张先生的高风亮节深深地感动。也许正是这样伟大的人格,被他的学生Grodzins铭记在心,才在这样看似不必要的情况,也时时提起,表达尊敬之情。张先生的能力水平,也许我们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企及,其品格则值得我们反思自身,努力学习。

今天我也做了一个报告,Determining Reactor Neutrino Flux,一个让我头痛了一个多月的报告。时间控制还好,只有一个不痛不痒的comment,没有问题,接下来的3个关于不同flux的报告也没什么人提问题,也许就是这样,基础性的技术,引申不出太多物理。

Share